,30岁了,一眨眼的功夫。清晨

2个月前 (06-25) 网贷预警 0评论 未收录 18℃

,30岁了,一眨眼的功夫。清晨下起了茫茫细雨,柔弱中透着清新,两个人拥着打一把伞,任凭细雨纷飞散落在肩头。涩谷街头,人来人往,雨天也仍然没有减少行人们的雅兴。打扮得稀奇古怪的日本年轻人们,笑着,叫着,嚷着,青春的脸上写满无畏的稚嫩。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逛109时装大厦,哈哈,那里的一切与30岁的我无关。为了缅怀还是回忆,叹息?都不是,是为了感染年轻的激情。听他讲20年前的故事,说他常来关顾这里,留着一头长发,古铜色的肌肤,骄傲的表情引来无数美少女的回头率。我浅浅的笑,想起“灯火阑珊处的慕然回首”却不知如何表达,郁闷。冯小刚的名字在日本依然陌生。《夜宴》6月开始公映,也许借此可以轰动一下吧。《天下无贼》国产贺岁片如雷贯耳的名字,我却在这里等了两年。空空荡荡的影院里,寥寥几人。他喝咖啡,我喝红茶,甜丝丝的爆米花不可少的。影片里的拉萨碧空浩荡,布达拉宫的雄伟辉煌,膜拜者们的虔诚。他说:“一定要去那里的”。我说:“那是我一生最向往的地方”。走出影院,雨依然下。在大海报前留张合影,轻轻的哼唱着记住的唯一一句片尾曲:“记得那一天上帝安排我们见了面,我知道我已经看到了春天”多么简单美丽的一句倾诉。几年前,故乡之行,令他记忆尤深。有数家桢的提起哈尔滨的果戈理大街,斯大林公园和中央大街。开发区的全聚德烤鸭店,他吃过后认为那是极其上等的美味,中国的料理国粹。我常常因此笑他的“浅薄”我的生日,想看到他的笑脸。依然难忘他第一次吃烤鸭的专注。傻傻的,不停的用蹩脚的中文说:“好吃,好吃”东京现今唯一的两家正宗全聚德烤鸭店,在奢华的银座大街和熙攘的新宿三丁目。没有国内店铺的平民化,装潢的金碧生辉,有点像5星级酒店的餐厅。服务生们也是西服革履,彬彬有礼。初进店门,我还以为走错了地方,直到见了金字招牌的牌匾才安心下来。同样的店到了不同的地方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形势。心里想着,但愿这“鸭”的味道没变就好了。毕竟我们奔的是个味道,而不是排场。果然,吃法大有不同,没有什么一鸭三吃,两吃的说法了。大师傅在你面前把鸭子的皮和肉统统切割下来。根本就不是薄薄的片切。葱丝和面酱黄瓜丝也是少的可怜,不得不中途一再续添。结账时,服务生顺便问上一句:“味道如何”。他故作绅士的笑笑:“很好”我知道那是应付的虚伪之言。要是他满意了定会滔滔不绝的夸赞不止。说不上缺少了什么,正宗的烤制方法,师傅们也是从北京聘请的。鸭子也是国内进口的。怎么这味道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了呢。就像在国内吃寿司,再高级的日本料理店也做不出日本本土寿司的精良。咳,也许食的文化也讲求底蕴和内涵吧。雨一直下,两个人漫无目的的闲逛着。我们很少去闹市,因为讨厌那种嘈杂和喧嚷。很多时候我们更愿意躲到僻静的环境里,享受空气,阳光,自然......。他说:“你真的不要礼物了吗?”我说我要的礼物就是你一生的陪伴,40岁的生日,50岁的生日......能和你一起度过。他拉紧我的手,无言,微笑。

相关推荐

嗨、骚年、快来消灭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