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外,新造车势力有第三条路吗?

4个月前 (08-09) 网贷预警 0评论 已收录 106℃

毕竟很多人也把“被收购”看成是一种死亡

《财经》记者 王斌斌 | 文 施智梁 | 编辑
8月2日,小鹏汽车正式宣布完成签约总额40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融资总额过100亿,估值已达近250亿人民币。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新造车的企业过百家,被媒体报道过或者公众有一定了解的也有六七十家,那最终能活下来的有多?或许十不存一。
目前来看,新造车势力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活下去,把车造出来。而造车非常烧钱。
游侠汽车董事长卫俊给笔者算过一笔账:前期研发投足至少14个亿人民币,开发模具5-6个亿,打造供应链花20个亿,建厂35个亿,前期投入就要70个亿。开始量产,辅助设备6个亿,1万台车的流动储备资金18-20个亿,每年工资和研发各4亿,后续的体验店和渠道各近10亿,共60个亿左右,所以量产上市,需120个亿人民币。后期扩张再投入六七十亿,加起来一共200亿人民币左右。
算上小鹏,融资总额过100亿人民币的中国新造车势力已有四家,包括蔚来、威马和奇点。资本依然在涌入这个未来看似美好但现在需要不断烧钱的行业,但是头部企业的吸引力将不断加大,排在后面的企业将逐渐被市场所淘汰。
不过融资数额大只是增加了成功的概率,风险仍在。以蔚来汽车为例,在今年上半年开始交付,交付时间一推再推,虽然一部分蔚来用户愿意“佛系”等车,但消费者信心受到一定打击。
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不愿再给出交付的预期时间。他告诉笔者,“我们希望做到了再说,以后尽可能把一万辆做完了再说,而不是什么时候能交一万辆,本来自己定了时间,最后晚了一天,有人会说,李斌说今天要做一万辆,结果拖了一天。”
其实在回到烧钱这个问题上来,最好的例子还是特斯拉。这家美国电动汽车公司的现金流一直非常紧张,近期发布的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净亏损7.34亿美元,公司虽然有22亿美元的现金流,但已经是2016年一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较3月底的27亿美金减少了18.5%。这家上市八年的公司仍在烧钱。
在怎么花钱这件事情上,威马和蔚来走了不一样的路。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多次和笔者提及资本效率的重要性。“很多人喜欢拼融资能力,这是不对的,是拼资本效率,资本效率低,烧起来也受不了,我们融同样的钱,做的事更多,或者做同样的事,花更少的钱。”他自信现在融到的钱,足够生产两款车投到市场上,把现金流变为正的。
但李斌的想法是,如果砸足够多的钱能成,多少钱无所谓,没成,再少的钱也是白搭。所以他愿意花钱在办一场亿元的“派对”。
一家投了蔚来的国际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人还是力挺李斌,“传统车企和李斌,不能说谁好谁不好,大家的打法不一样。”
只要能活下去,方法不重要。但汽车市场也就这么大,几十上百家的新造车势力之外,传统车企更是虎视眈眈,无论是平民车还是豪华车市场,在2020年前后,都将有大批自主品牌与合资企业的纯电动产品进入。大批新造车势力被淘汰出局是必然的,注定十不存一。
但是,这么多企业若直接淘汰出局,那现在建造的工厂就这么荒废了?招收的工人就这么失业了?政府提供的土地、补贴等都打水漂了?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经济账,还有很多社会问题牵涉其中。
这些注定要被淘汰的企业中,一部分寄希望骗补贴的直接被洗牌出局,但对于有一定技术水平和产品研发能力的新造车企业来说,国家把生死之外的第三条道路指得更明晰了:被收购。
7月,发改委正式发布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中,特别提及“鼓励企业通过股权投资等方式,开展兼并重组和战略合作,联合研发产品,共同组织生产,提升产业集中度。支持国有汽车企业与其它各类企业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强强联合,组建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汽车企业集团。”
这不是政府生造出来的一条路,但是它把这条路拓得更宽,也讲得更清楚和明白。不是谁都可以成为新造车势力的,但是同样的,你有资金和技术,政府愿意支持,只要是真正进行技术创新和产品研发的企业,被国有企业收购。
虽然这么说不一定完全符合政策出台的本意,但考虑到大批企业倒闭带来的社会问题,国家不得不重视起来。
对于国有汽车企业来说,他们虽然也在大力投入电动汽车的研发制造,但是目前来看就是赔本买卖,补贴逐渐退坡之后,作为国企,难以承担未来大规模的亏损,因此大部分企业在这方面的投入不会特别巨大,有所保留。另一方面,现在双积分政策又需要有新能源尤其是纯电动汽车的积分来对冲和抵消,因此战略合作甚至是兼并重组新造车势力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稍早前,蔚来在内的很多创业公司找传统车企合作,主要是为了资质,代工的成分更大一点。现在情况在发生变化,去年7月,并非国企的长城汽车入股河北御捷。更重磅的消息是,今年的北京车展前夕,拜腾汽车宣布和一汽前述战略合作投资框架协议,6月,拜腾正式宣布完成B轮融资,投资者名单中,一汽赫然在列。
拜腾汽车总裁兼联合创始人戴雷在今年的CESAsia上对笔者表达了他们的信心,“我们没有考虑过失败,相信我们会成功。”不知道今后如果拜腾汽车成为“一汽拜腾”,是不是成功?毕竟在很多人眼中,被收购也是一种死亡。往期精华:
这是滴滴面临的最大挑战吗?
百度Apollo离Robin先生的描述有多远?
治堵?除了限牌,无人驾驶也能治,而且它还能干更多事

“斌”点智慧出行
王斌斌,财经交通工业组记者
聊点技术,谈点产业,挖点价值

不想只做一个记录者


更新时间:周六/两周一期


责编 | 苏月 yuesu@caijing.com.cn

相关推荐

嗨、骚年、快来消灭0回复。

Theme BY 合浦信息网